主页 > 数码最新 >一些人的语言癌,另一些人的脑癌 >

一些人的语言癌,另一些人的脑癌

2020-06-14  点赞433   浏览量:688

联合报最近炒了一系列语言癌的报导,大概就是说现在的很多人(尤其是年轻人)有「语言癌」这种病症,其语言用法「不正确」,所以国文很需要「抢救」,过几天教育部居然还抢着出来「开药方」,不愧是老牌大媒体联合报,老中青三代文青的最爱。

一些人的语言癌,另一些人的脑癌

不过要证成某些语言规则「正确」与「不正确」的想法,到目前为止似乎都是失败的,一般来说,语言的形式可以依照其数学性质分成四种,规则越严谨的越不自然。

举个例子:早期电脑所使用的程式语言完全人工,就非常不自然,特性是逻辑非常严谨(这叫正规表达,RegularExpression)。

而一般所使用的中文属于自然语言,其特性是:文法无限制、不可穷举又能举出无限例子。要证明一般人类所使用的自然语言有什幺宇宙真理?别傻了,你会先把自己逼疯。

这些国文老师,或是意识状态接近国文老师的人,通常数学超烂,所以拿数学证明「图灵机不可识别语言一定存在」他们保证看不懂。

但他们时常以为自己有权力规训其他「人」的语言。更麻烦的是,还真的有某些公共权力者,会来协助这些人。

要谈形式语言,可能得用到一点数学,但要谈权力,我们就可以不用数学来谈。这些人把教育部当成语言的终极诠释系统,而把国语字典当成真理,但拿当代大部份的「权威字典」(譬如AHD美国经典大字典)来参考,他们也不敢讲什幺「正确」,最多是说「有76%的用法专家小组认为应该怎幺用,另外的意见是XXX」这样的主张。而且,大部份的字典即使耗费了无数心血,当编出来的一瞬间,就必须面对逐渐过时的命运。

这些「国文老师」的说法更让人火大的地方是:语言如果随随便便丢几个规则就能掌握其诠释,那许多前仆后继将自己的人生埋葬在语言之海的人都是白癡就对了?别来跟我讨论「正确」用法,最钻营于语言的人大概就是诗人了,而任何阅读过够多诗的人,永远能找到非常奇怪的例子反击你。

当然,这些诗可能不像「抢救国文联盟」的指定阅读教材,在国文课本的曝光频率这幺高,课本永远不会出现王小波、龙瑛宗的小说,陈千武更不可能,像赖和那样一翻两瞪眼的世界观倒是很好,就像国文课本也不会写余光中出身于军系,整天向国民党情治机构打人家小报告。

语言通常没有什幺「正确」规则,只有习惯用法跟能不能阅读,更没什幺语言一定正确的神,有的只有没读两本书却整天想当国文老师、自翊为语言专家的低能。就生理来说,脑癌比不知道是不是存在的语言癌严重多了。

我观察到的事情是,喊「语言癌」的这些人,还会属于一种利益共同体,这种利益共同体,在捍卫语言的标準化、保有语言的诠释权时,可以得到维持自己规训他人的正当性。

在《旧约》里有个巴别塔的故事,讲说很久以前人的语言是统一的,因为妄想盖一座塔通往上天,所以语言被神分乱。但在现代,这个结构似乎是反过来的,当语言越来越统一的时候,其结果就是「最标準」的那些人获得权力。

当语言只剩下同一种面孔,这是你想要的世界吗?

回到「语言癌」的议题,不好的语言当然存在,会让你赌烂或是看不懂的语言,就是不好的语言,因为他造成你心情不好,心情不好就让得癌症的机率大增!然而,这跟「一种语言比另一种更优越」是两码子事情。

今天要是有个所谓作家,到矫正所跟人聊天,他讲话讲到让受刑人听不懂,那他的语言大概就是我极度不欣赏的语言。

这整个语言癌的事情,我尤其注意的地方是,联合报系举出的例子,是「餐厅的冗词赘字」。这就让我的记忆回到多年前,在某个网路讨论区,有位联O报的高阶主管之子,去吃某家铁板烧,也是在那边抓着这个鸟事找麻烦,填客诉单拿了两百元折价颇为愉快,上网发表文章希望大家共襄盛举,一起捍卫大中文正确用法的价值,深深相信一定是对方「服其文理」所以折价两百元。

在这案例中,一边吃了晚餐一个人一千多的饭,另一边要是被客诉奖金会被扣超多。就我个人的角度,这个险峻的情势应该超越什幺文理多很多。

所以我们知道,在自然语言的无限制文法中,连上下文都不一定有关,但只要由人来使用,就永远无法脱离生活、无法脱离其情境,更无法脱离使用它的人,语言的使用也许很自由,但其被观看产生的结果,却是人类极度不自由的象徵,它告诉我们,我们的话语,永远无法脱离「我」这个主体。

像在这边,明明谈的是语言,壬品集团还是躺着中枪了,这说不定是鼎王集团所发动的阴谋。在企盼语言统一的人眼中,盖一栋通往自己的巴别塔,自是理所当然的正确,而从手机到手錶,从网路到iPhone,当然也都必须跟着为国文教育负责,那幺,既然冗词赘字出现在餐厅,食卫署难道不该也为国文教育负责吗?

不要笑,说不定过几天你就会看到抢救国文联盟出来开记者会主张味精跟国文能力有正相关,因为这群人一向也很瞧不起味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