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观点应用 >「东京双煞」金田一与柯南的推理世界 >

「东京双煞」金田一与柯南的推理世界

2020-06-11  点赞924   浏览量:586

有人说,做男人就当如江户川柯南,要拥有「去到哪死到哪」的气势。早在2014年的时候,这个小学生已经害死了超过1000人,是名副其实的死神。但是,死神也是有等级的,柯南杀人多是因为他勤奋——86卷单行本900多话,TV动画700多集,剧场版19个——时间长自然成果大,但是论单案件伤害力,与并称「东京双煞」的另一位少年侦探金田一一同学相比,柯南的等级就不够高了。在金田一系列死伤最惨重的故事<异人馆村杀人事件>中,光兇手在案件中杀害的人就有10个,再加上他和他爸爸两个最后的死亡,这件案件共有12人遇害,即使放眼推理小说界也是不可忽视的数量,完全可以称为血雨腥风的屠杀。

作为90年代中后期日本漫画最着名的少年侦探之一,金田一一这位IQ180、永远17岁的私立不动高中二年级生继承了他爷爷金田一耕助的重要特点——邋遢懒散却富有正义感。虽然本人曾经数次被真兇谋杀未遂,心上人多次捲入事件造成重伤,好朋友成为了兇徒的刀下亡魂,但每次遇到案件时仍然奋不顾身地出击,用敏锐的观察力和缜密的逻辑思维破解一宗又一宗兇残的杀人案。

推理小说既是作者这个「老师」出给读者这个「学生」的一道题,也是作者这个「魔术师」给读者这个「观众」变的一个戏法,它是一种体裁特殊、娱乐性很高的小说,拥有很特别的阅读群体,要把它转化为给中学生阅读的漫画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金田一少年事件簿>是把本格派推理小说商业漫画化的先驱者,它的成功直接导致了包括<名侦探柯南>在内众多推理小说题材漫画在90年代后期的出现。但历史证明,它们的大部分最后都落得人气不佳草草收场的下场。可以说,<金田一>的成功具有时代性且并不能轻易複製,它综合了100多年来各个时期各个流派推理小说的优点,在外乘上了90年代初日本新本格派推理小说的崛起之风,在内聚集起了金城阳三郎和天树征丸两位人才。没有<金田一>在血腥、猎奇和恐怖元素中的冒险探索并成功在少年漫画领域守下阵地,推理漫画这个类型可能直到今天都仍未出现。

本格推理漫画的先驱者和半路离去的天才

金田一一,姓金田一,名一,「一」读作「はじめ」。虽然在设定上,他是推理小说作家横沟正史笔下的名侦探「金田一耕助」的孙子,但实际上这两个系列并没有关係,<周刊少年Magazine>还因为这个设定和横沟正史的家属发生过法律纠纷。事实上,漫画<金田一>里另一个人物、精明能干的警视「明智健悟」的命名也是来源于另一位名侦探——江户川乱步笔下的「明智小五郎」。因为一下子把两位日本最着名的侦探的姓用掉了,使得青山刚昌后来创作<名侦探柯南>时只能为女主角毛利兰的爸爸分到一个「小五郎」的名字。

<金田一>开始连载的契机,源于讲谈社一个叫树林伸的责任编辑(这位责编就是后来的天树征丸)。当时他在担当一部叫<少年侦探银狼>的作品的责编时,发现了作者金城阳三郎的才能。90年代初的日本正在掀起一股新本格推理小说的热潮,作为推理小说爱好者,树林伸希望能与金城阳三郎合作,创作出能名留青史的推理题材漫画。商量后,他们很快就敲定了设定——为了迎合漫画读者的年龄,与以往老谋干练的名侦探形象不同,主角设定成一名高中生。,<金田一少年事件簿>在<周刊少年Magazine>上开始连载,第一个案件为<歌剧院杀人事件>。

「东京双煞」金田一与柯南的推理世界

当年的<周刊少年Magazine>封面

漫画实际是由三个人共同完成的:树林伸负责原案(包括诡计设计和故事大纲,比一般的责任编辑对作品的干涉要深)、金城阳三郎负责故事主笔、佐藤文也负责画漫画。在连载期间标上的作者只有两个,但在后来发行的单行本中,树林伸以「天树征丸」的笔名出现在原案的位置上。<金田一>连载的第一个故事<歌剧院杀人事件>,核心是暴风雨孤岛加一个不在场证明诡计,比较中规中矩。但在紧接着的<异人馆村杀人事件>中,尺度一下子出现了很大的跳跃——宗教仪式和符号(六芒星形状的村落)、恐怖元素(熟睡新娘的头颅在教堂密室中神秘消失)、大量杀人(高达12人的遇害者数目)、对尸体的猎奇破坏(尸体残缺且分别失去了不同部位)等元素同时出现,挑战了少年漫画对于暴力血腥描写的底线。不知道讲谈社是如何处理PTA的投诉,但结果就是,<金田一>因为<异人馆村>一炮成名。讲谈社的对手小学馆看到这股风潮后,也想马上推出侦探题材的漫画。他们找到了曾经在<周刊少年Sunday>上连载过<魔术快斗>的青山刚昌,问他有没有兴趣,他说有兴趣,但也打趣说自己只画过怪盗题材,不知道能否胜任。其实青山老师比较谦虚而已,我们后来都知道了,Sunday推出的侦探漫画就是<名侦探柯南>,这部推理漫画虽然出现得比金田一晚,但日后的地位比金田一要高得多。1996年,这两部漫画同时动画化,并选在了同一个时间播放,被称为「月曜7时のミステリーアワー」(周一7点的MysteryHour),宣告「东京双煞」的时代来临。

「东京双煞」金田一与柯南的推理世界

<名侦探柯南>作者青山刚昌、<金田一少年事件簿>原作天树征丸、作画佐藤文也

「东京双煞」金田一与柯南的推理世界

DS平台推理游戏<柯南 金田一交错的两位名侦探>,两大死神相遇于孤岛,这个游戏的死人数量与<异人馆村>差不多

直至今天,<金田一>仍然还在连载,并留下了41个长篇故事和数不清的短篇故事。虽然故事质量很高,但实际上这41个故事却并不是一帆风顺一路连载下去的。第1-19个故事称为「File系列」(因为在连载时标题会写上「FileXX」的记号),这19个故事是<金田一>的黄金时期,代表着作品的最高水平,并在读者群中大获成功。「File系列」完结后,漫画作出了短暂的休刊,并于次年一月开始连载「Case系列」(第20-26个故事)。在这个途中发生了一件所有金田一迷至今痛心疾首的事件——金城阳三郎离开了这部漫画创作团队,原作的位置改为了天树征丸。关于金城离开<金田一>的原因并没有确切的说法,有说是被天树利用杂誌社的关係逼走,有说是自己的工作关係,也有说是忍受不了背负抄袭的骂名,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金城与讲谈社闹翻了,因为他在离开了金田一后马上开始在<周刊青年jump>上连载<民俗学者八云树>,而且之后一直在集英社旗下工作。第一部是<金田一>最经典的部分,案件大多很好看。本人心目中第一部的top3案件是<异人馆村杀人事件>、<蜡人形城杀人事件>和<魔术列车杀人事件>。

「Case系列」后期<金田一>迎来了低潮期,在最后一个故事<金田一少年敢死行>中安排了抓捕高远遥一的结局后进入了长期休刊。看到小孩子侦探题材在<少年Sunday>中的成功,在接下的三年中天树征丸和佐藤文也创作了另一部漫画<侦探学园Q>,形式是类似<柯南>的主线+短小案件组合,虽然也有动画化,但反响并不是很好。2004年<侦探学园Q>结束后,<少年Magazine>决定重开金田一系列,称为「第二部」,断断续续连载至今。除了2012年「20周年纪念系列」的三个长篇是一起连载以外,其他的几乎是以一年一个故事的缓慢速度面世。虽然读者们普遍觉得第二部的质量不及第一部,但其实里面还是有不少精品的。本人心目中第二部的top3案件是<蔷薇十字馆杀人事件>、<狱门塾杀人事件>和<剧场馆•第三次杀人事件>,尤其是<蔷薇十字馆>,这个故事有一个密室+一个不在场证明,而且不在场证明的完成是通过一个很震撼的岛田流诡计完成的。再加上高远遥一和他妹妹月读吉赛尔的出场,可以说是为取悦新老读者拼了老命。

异想天开的诡计和血腥残酷的犯罪场面

<金田一>是一部本格推理漫画,这句话可以说对,也可以说不对。「本格」是一个日语词语,是「正宗」的意思,是一种只有日本人才有的说法。战前的例如江户川乱步、梦野久作,与其说他们是推理小说家不如说他们是恐怖小说家。他们喜欢写阴森的犯罪、人性的丑恶,与同时期的欧美「黄金时代三大家」(埃勒里奎因、约翰卡尔、阿加莎克里斯蒂)风格相差很远。直到二战结束,以横沟正史为首的作家们才开始呼吁日本推理小说应向黄金时代三大家靠拢,模仿他们的写法并创立了「本格派」,意为「正宗的推理小说」。在这里,「本格」是指一种注重谜题和诡计的推理小说写法,从这个角度看,<金田一>确实是一部本格推理漫画。

在横沟正史之后,以松本清张为首的「社会派」抬头。「本格派」写谜,「社会派」写罪。在世人对诡计生厌的那个社会派流行时期,本格派曾一度没落。但直到90年代初,以岛田庄司为首的作家们,在注重诡计的推理小说中大量加入恐怖、悬疑、宗教等元素,重新让本格写法流行起来,这个时期的作家称为「新本格派」。在这里,「本格」是指一个时期和流派,从这个角度看,考虑到创作时间,带有浓重岛田庄司风格的<金田一>实际应该是一部「新本格」推理漫画。

所以,从流派上来说,<金田一>实际上吸收了20世纪100年来所有本格派的特点:阿加莎式的封闭空间舞台剧设定,确保直至破案为止全体成员都与世隔绝;卡尔式的不可能犯罪,强调「全部人都不可能是兇手」;奎因式的公平线索和读者挑战页,从来不玩叙述性诡计而且坚持线索的全部给出;横沟正史式的带有恐怖传说的偏僻村落,和式恐怖和小镇探案风格的混合;还有,作为新本格最重要的,岛田庄司式极尽华丽的谜面和匪夷所思的犯罪现场,这也是<金田一>受欢迎的核心原因。

评价推理小说通常要从两点下手:Trick(诡计)与Plot(展开)。前者是一个包袱,后者是埋这个包袱和抖这个包袱的方法,我们分开来说。

在<金田一>的实际创作过程中,诡计、故事、原画的工作是在三个人手中分别完成的。作为责任编辑的天树征丸,主要负责故事原案和诡计设计。诡计是本格推理故事的核心,它相当于魔术表演中不思议戏法的实际操作过程。<金田一>的诡计多半是需要道具才能完成的机械诡计,例如<学园七不思议>的镜,<雪夜叉传说>的冰桥,<飞驒机关宅邸>的旋转门,<魔术列车>的气球与滑轮。这些诡计质量其实不错的,放在主流推理小说中虽然不算出彩但至少是很有亮点,虽然原理简单但效果出众。诡计的複杂度、多样性和想象力是众多金田一迷津津乐道之处,这一点经常被用来与<柯南>的「利用钓鱼线从外部上锁」简单诡计比较。我第一次接触<异人馆村>的诡计(使用特殊的分尸方法让六具尸体看起来变成七具尸体)和<魔术列车>的诡计(尸体在密闭空间内一秒消失)时,简直被惊讶到张开嘴巴三分钟合不上来,以致直到很多年后都一直反覆品味。

「东京双煞」金田一与柯南的推理世界

<学园七不思议>的镜诡计和<飞驒机关宅邸>的旋转门诡计

但是,随着后来推理小说阅历的增加,才发现当年这两个惊天诡计其实几乎完全抄袭了岛田庄司的<占星术杀人魔法>和<奇想天动>,而且除了这两个明显的大型抄袭,金田一的漫画还有很多小细节的微型抄袭。这一系列的抄袭事件引起了很多法律纠纷和骂名,甚至有人猜测这就是金城阳三郎离开创作团队的原因。在后来再版的<异人馆村>单行本案件开头,明确注明了「这个故事的核心诡计来自于岛田庄司的<占星术杀人魔法>」的字样,堂本刚饰演的真人版电视剧中的这个案件更是从VHS、DVD版中被直接剔除了,还有最让我们读者心痛的,<异人馆村>这个传世之作也因为抄袭的原因直到今天都没有被动画化。诡计抄袭其实在推理小说界也时有发生,就算是上面提到的<占星术杀人魔法>,相传也是参考了冈户武平在战前写的短篇推理小说<五体积木>而设计出来的。<金田一>使用了这个分尸诡计后,同样也被众多国产推理剧抄袭(例如<少年包青天>、<深瞳>),这个问题各位看官就辩证地批判地看了。

令人震撼的诡计能让人回味一辈子,但要说到如何展现这个诡计,就极度考验了作者对于悬疑和戏剧的理解了。同样是把东西变走的魔术,刘谦在春晚上把汇源牌果汁变走,和大卫科波菲尔当着数百人的面把美国自由女神像变走,展现效果当然就完全不同。这就是Plot的魅力。在金田一迷当中,多年后仍然在回味的并不只是不可能犯罪的手法,更重要的是少年时代初次阅读故事时被血腥的画面和残忍的情节带来的震撼冲击,这些几乎可算作童年阴影的气氛和记忆要得益于作为原作的金城阳三郎。从天树手上接过诡计后,金城主要负责故事的主笔,使作品名留青史的正是金城笔下的恐怖和残酷氛围。<金田一>里的兇手,通常会用极端残忍的方式杀害目标,并虐待、破坏尸体,尸体发现现场也毫不隐瞒地直接作出血腥的描写。<秘宝岛>里打开老式大钟后跌落的尸块,<墓场岛>里被手雷炸得稀烂的肉片、血迹和皮肤,<悲恋湖>里用斧头剁得糊烂的脸孔,<魔术列车>里所有关节都被拧断后扭曲成奇怪形状并吊起的尸体,<魔神遗迹>里被一个大铜钟从高处盖下来后头和手留在了钟的外面、躯体留在了钟的里面的死状。漫画中使用大跨页详细描绘的犯罪第一发现现场细节,猎奇程度简直匪夷所思,甚至是比一些21世纪后专门主打猎奇元素的作品(例如InnocentGrey的游戏)也有过之而无不及,摆在现在无法想象当时是如何把这些画面刊登在少年漫画杂誌上。

「东京双煞」金田一与柯南的推理世界

挑战心理承受极限的猎奇死亡场面(<秘宝岛>、<墓场岛>、<魔术列车>、<魔神遗迹>)

除了残酷的犯罪场面,金城还习惯在故事中加入各种可以想象的恐怖和残忍元素以构造作品氛围。几乎可以这样说,早期的<金田一>完全可以当成恐怖故事来看的,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尝试找回堂本刚版的日剧<金田一>,打开第一个故事<异人馆村杀人事件>来观看——偌大的洋馆,夜晚不开灯,一堆人拿着蜡烛在说话,气氛真是极度瘮人。

在<魔术列车>里,兇手把死者的头颅放在自己的背包里然后大摇大摆地出现在众人面前,这样残忍的戏码简直能够媲美人称柯南最恐怖的案件<山庄绷带怪人杀人事件>里「头颅一直夹在衣服底下扮胖子」的大胆手段。在写作过程中,金城会经常调用各种恐怖元素,如神秘学(<塔罗山庄>的塔罗占卜牌、<银幕杀人鬼>的占星术)、恐怖谷理论(<蜡人形城>的蜡像、<秘宝岛>的日本人偶)、和风迷信村落(<飞驒机关宅邸>、<魔神遗迹>)等。尤其像<魔神遗迹>这样拥有强烈横沟正史风格偏僻小镇+诡异迷信传说的异色村落故事,在金城阳三郎离开创作团队后几乎就没有出现过了。可以说,早期<金田一>身上的新本格派作品魅力,是大大得益于金城笔下的故事、细节和场面描写的,这也是作品在90年代能够崛起并成功的重要原因。

在推理小说中,推理过程、证词和时间表更适合用文字来描述,但机关手法、地图和画面中的不和谐处,则更适合使用图画来表达。特别是「把线索隐藏在画面当中」这样的手法,漫画反而有更大优势。把握这些因素的平衡并把故事画出来,正是佐藤文也的发挥空间。除了作画,她还负责了所有在故事中登场的人物、特殊物件的设定。特别是各种兇手的形象,例如<歌剧院>的歌月、<学园七不思议>的放学后的魔术师、<魔术列车>的地狱傀儡师、<魔神遗迹>的凶鸟神,都让人毛骨悚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暴风雨的夜晚无法入睡,醒来的自己往窗口望去,发现有一个戴着白色面具的男人在看着自己——<歌剧院>的这一幕就算是今天看还是令人害怕得发抖。

「东京双煞」金田一与柯南的推理世界

让人毛骨悚然的兇手形象(<歌剧院>)

佐藤文也对犯罪场面的表现,有种特有的幽森感。举个例子,人在自缢的时候,由于过大的体重瞬间压迫颈动脉和神经,死状应该是痛苦且凌乱不堪的,舌头会外露,唾液和眼泪会不自觉流出,还有可能失禁。在这一点上<柯南>就比较写实,尸体普遍都比较狰狞,口吐白沫,嘴张得很大。但<金田一>中的绞首悬樑者,都特别安详,只有头部和身体细微的角度差异标示着死亡的事实,悬空的脚尖好像仍然在摇摆,和肃穆的死亡现场背景组合后产生了微妙的忧伤感情。佐藤文也对悬樑尸体的漫画表现,深深影响了我日后对死亡场面的追求和审美,以致至今无论在任何影视作品中看到悬樑尸,都会立刻想到很多年前的晚上,第一次在漫画中看到樱树琉璃子学姐死去的那一刻。我不禁去思考,犯罪现场第一发现人「向上望」的这个动作,到底包含了多少感情在里面。

「东京双煞」金田一与柯南的推理世界

<金田一>中幽森的悬樑场面(<学园七不思议>、<绞首学园>)

值得一提的是,佐藤文也还首创了一种用漫画表现犯人的手法。在不透露兇手身份、身材、身高、髮型和性别的前提下,把他画成一个只有眼睛是白色的黑影。这样一来既隐瞒了他是谁,还创造了一种神秘又危险的气氛,以致当兇手的身份真相大白、望着真兇的样子时,反而觉得没有当初的黑影看起来可怕。<柯南>的作者青山刚昌曾在访谈中表示,看到佐藤文也的黑影真兇后很有启发,并把这种表现手法用到了自己的作品上。个人感觉金田一的黑影人比柯南的要恐怖很多。

「东京双煞」金田一与柯南的推理世界

<金田一>和<柯南>里的黑影人

「赌上爷爷之名」与「谜题全部解开」

从故事题材来看的话,<金田一>有差不多一半的长篇故事属于封闭空间题材——密封的洋馆、暴风雨孤岛、暴风雪山庄;剩下的一半的故事中,虽然案件发生后大家随时都可以离开危险的杀人现场,但不知道为什幺就是不走;还有少数的例如<金田一少年的杀人>、<速水玲香诱拐>和<香港九龙财宝>一样属于追捕题材。古典的推理小说注重逻辑推演和诡计谜题,但是在日益先进的科技探案手段、通信手段下,这些古老神秘元素正面临着巨大的挑战——通过闭路电视揪出半夜游荡的犯人、通过DNA验证排除嫌疑犯、通过鲁米诺反应判断真正的第一犯罪现场——侦探好像没出场机会了,想起来就觉得不大对劲,所以只好把大伙都困在一个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舞台中。

这些古典味道浓重的舞台型推理剧,有很标準的情节模式,<金田一>也不例外——进入案件→包含不可能犯罪的杀人事件开始→「赌上爷爷之名!」→犯罪继续,侦探的搜查开始→线索差点就连上,推理进入瓶颈,美雪灵机一动提供思路→「谜题都解开了!」→召集所有人员,当场指出兇手身份→兇手不服气,使用不可能犯罪辩驳→金田一当场破解不可能犯罪的手法→兇手认罪,交代犯罪动机。而在这当中,极具<金田一>特色的,就是流程中重要的两句名台词了。

「赌上爷爷之名」,这句话的出现要从金田一的人物设定开始说起。与工藤新一被社会和新闻称为「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而广为人知不同,金田一是一个很低调没甚人了解的少年侦探,所以在最初第一个故事<歌剧院杀人事件>中,剧情是被设定成「平时弔儿郎当的毛头小子关键时刻很可靠」这样的情节的。「赌上爷爷之名」,在大家都不知道主角身世的时候,这句话说出来莫名会有种「原来这里有个高手,终于得救了!」这样的安心感。不过对于作品的创作来说,这句台词更多是为了和经典名侦探拉上关係吧。对于金田一来说,也并不是每回都要赌上爷爷的名字,一般是比较重要的案件才需要这样做,例如美雪被袭击的<学园七不思议>,好友佐木龙太被杀害的<异人馆旅馆>,自己被诬陷的<金田一少年的杀人>,和大boss高远遥一赌上推理速度的<露西亚人偶>。

「东京双煞」金田一与柯南的推理世界

「赌上爷爷之名」与「谜题全部解开」

与上一句不同,「谜题全部都解开了!」就是每个故事都必定会出现的名台词了,这句话一般会出现在谜题篇的最后一话,紧接着金田一就会跟大家宣布「兇手就在我们当中!」了。就算金田一当众召集众人发表推理,只要这句话还没出现,那幺也会意味着这个推理是错的(例如<绞首之学园杀人事件>中金田一被兇手利用发表了伪解答)。这句话是<金田一>这个作品中,奎因式公平线索的最突出表现,它相当于古典推理小说中的「读者挑战页」——「所有的线索都已给齐,亲爱的读者你是否能推理出真相?」——无论想动脑子找兇手的,还是不想动脑子期待看解谜篇的,看到这句话都会情不自禁地兴奋和抖颤起来吧。

有出题就自然有解答。<金田一>从「File系列」开始直到连载第二部的现在,都有在杂誌上举行猜兇手的活动。读者在解题篇开始连载之前,把推理出的兇手和犯案手法写下来寄到讲谈社,在故事连载结束后,杂誌社会在正确的答案中抽取得奖者。据说在「Case系列」的<天草财宝传说杀人事件>收到的5324封来信中,正确推理出真相及犯人的读者仅有三人。

看过<金田一>漫画的读者,肯定会对故事中画面突然出现的「!?」符号有印象吧。这个符号要不放在一个阴森场面中表示惊吓,要不就是意味着当前画面中包含重要线索,提示是读者发挥观察力的时候了。这里认为漫画中这个「!?」的设置非常出色且成功,极好地调动了阅读时的紧张感和兴奋感,每次看到这个斗大的符号都紧张得背脊出冷汗。例如以下的截取自<蜡人形城杀人事件>的两幅截图就是一个典型的给线索回合,各位正在看这篇文章的聪明的读者,你能发现这上下两幅图的不和谐之处吗?

「东京双煞」金田一与柯南的推理世界

由「!?」提示的找线索环节(<蜡人形城>)

不得不说,同样是推理题材,对于「隐藏线索」的设置,漫画就比小说有更好的表现力。有一些隐藏线索,在小说中是绝对无法既隐藏又公开的,但漫画就可以做到。例如<雪夜叉传说>中的这一个画面实际上隐藏了一个重要的线索,聪明的各位读者能否看出来是什幺呢?

「东京双煞」金田一与柯南的推理世界

漫画体裁对「线索隐藏」的得天独厚优势(<雪夜叉传说>)

正确答案——这位男画家的衬衣结纽扣的方向反了。男装衬衣结纽扣是左边在外,右边在内,而女装衬衣是相反,右边在外,左边在内。这位男画家的衬衣纽扣反了,不是证明他是女装癖,而是证明了——他是对着镜子画的自画像,所以可以推理出,看起来是右撇子的他,其实是左手拿画笔的左撇子。当时看到这个情节的时候,为「知道了男女衬衣原来结纽扣方向不同」这个冷知识兴奋了好久呢,觉得这个东西直到现在都不是很多人知道。

创作团队为了不让太多读者猜中兇手是谁,会刻意的隐瞒兇手。诸如「看起来这幺柔弱的女子,就是残忍杀害这幺多人的真兇吗?」这样的惊叹,也是推理小说常用的桥段。<金田一>在这一方面做的特别出位——熟人也可能是兇手。安排一个之前一直有出场的角色来当兇手,绝对是最出乎大家意料的做法。最典型的就是在<绞首之学园>中作为金田一的好友而出场的千家贵司,后来被安排作为<魔犬森林>的兇手再出场,真是让所有读者大跌眼镜且不能接受,以致在<魔犬森林>连载结束后,杂誌收到了许多读者的不满投诉信。

除此以外,金田一的熟人不仅可能是兇手,还可能会死,这种情况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好友佐木龙太,他在<异人馆旅馆>中因为用录像机拍到了不该拍的东西被真兇灭口,金田一打开浴帘看到佐木尸体的场景无论第几次看都觉得特别伤感。有统计表明,金田一所读的私立不动高中里,共出了10名杀人犯、2名犯罪者、12名死亡者和20名杀人事件遭遇者,这样看来这个高中简直就是一个地狱和魔窟,相比之下米花小学和帝丹高中根本就是和平的天堂了。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两大死神中,柯南是瞪谁谁死,金田一是专杀熟人」,看来果然是这样的。关于猜兇手,相传还有一个「三点水定律」——从第二部「新系列」开始的案件,兇手名字很大几率带一个三点水的偏旁。这里验证了一下,其实这个定律并不特别明显,权当娱乐了。

「东京双煞」金田一与柯南的推理世界

在<金田一>里,老角色也可能会遇害(佐木龙太<异人馆旅馆>)

最后

由于身在一种有框架有模式的类型小说内,侦探,是一种注定悲剧的角色——他们为了打击犯罪而生,但却注定要和成功阻止犯罪插肩而过;他们可以破解一个谜题,但却无法阻止一场灾难。这就是金田一少年乃至所有侦探们身上背负的死神的原罪。虽然到了现在,<金田一>作品的魅力已经逐渐减退并失去了以往的地位,但我们仍然记得它在上世纪末时,对于推理型漫画体裁的探索和成功。作为2014年的4月新番,<金田一少年事件簿R>定于周六17:30-18:00时段播放,与紧接其后于18:00-18:30播放的<名侦探柯南>再次组成多年不见的「黄金推理一小时」,「东京双煞」相隔14年重现人间,使我们能够再度坐在荧幕前,享受他们带来的揭开真相瞬间的快感。不过唯一不同的是,今非昔比,当年要称呼为哥哥的金田一一,随着观众年龄的增长,现在已经只能称呼为弟弟了吧。

知乎作者:LF天影

相关阅读